2016年11月29日 星期二

張懸「同性婚姻法制化」發言-用關懷和愛化解對立議題


從曼徹斯特大學演唱接過臺灣留學生國旗,有位中國留學生喊「No politics today」(今天不談政治),張懸說:「It's just flag presenting where these students and I are from.I truly hope that someday, in somewhere, at some places and to anybody, we can always talk about anything to each other and we can always listen.」(這面旗只是表示我和這群學生的家鄉,我希望有一天,在任何地方,每一個人都可以表達任何立場,而大家都能平心靜氣的聽)  這樣得體的回答之後我就很喜歡這個有智慧的女歌手;介紹成長的家鄉一點都無關政治,卻因為如此被封殺和漫罵,依舊理性的面對,這樣的氣度真的讓我很佩服。




這次看到張懸的發言,中立的,並試圖讓對立立場的人都能反思婚姻制度的本質,讓我更加愛她了,人類的歷史本來就不斷的再演變,沒有什麼所謂亙古不變的真理,貼上這篇逐字稿,不代表支持或不支持,只代表了一個時代洪流的再一次轉變,無論立法與否,我們都要更加重視並且教會孩子去尊重、包容、關懷每一個不同的人、不同的種族、甚至不同的物種,而不是用自我的立場和想像去創造優越感甚至歧視文化,這無法真正解決問題,每個人都有值得追尋的存在價值,愛就是本質,學會了愛與包容,秉持這樣的原則,很多問題都迎刃而解了。


..............................
以下為焦安溥 (張懸) 2016年11月28日「同性婚姻法制化」公聽會 列席發言全程逐字稿
原文來自Kacirie 卡西里: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fT1gLSGQhQc


大家好,我的名字叫安溥,然後我以前,就是在我這兩年沒有工作的時光裡,在那之前,我是一個創作歌手。然後大家比較知道我,這個拿來賺錢的名字叫作張懸這樣子。我今天不為了自己個人的意見而來,但我分享的都會是我個人所有的,從我曾經受過的教育、知識,還有我自己的生命經驗,所以想要跟一般,所謂一般大眾,還有跟我自己所謂的,就是很在乎普世價值的ㄧ般人說說話。對。


然後我今天聽了一整天的演講,然後其實在這個漫長的討論裡面、在多年來的討論裡面,我也聽過非常非常多,其實這幾次公聽會常常出現的字眼。然後我記得在我們成長的過程裡,不管是國文老師,不管是陪我們辯論的ㄧ些長輩,或者是我們自己的父母,最常告訴我們的地方其實就是,你要謹慎的使用你的語言,尤其是當我們習慣使用一個語言的時候,其實我們大部分的時候還沒有花很多時間去瞭解這些約定成俗的字眼,它背後的含意、由來,還有它還有可能被解釋的空間。所以其實我想要跟我自己的聽眾還有一般所謂的社會大眾說的是,當你對於現在在討論同性婚姻法有這麼多的疑惑或恐懼的時候,不妨永遠停下來提醒自己,字眼並不代表這件事情真正的事物價值。就好像,我們蒐集了所有能夠為我們自己的立場佐證的事實,但事實並不永遠等於真相。恩。

然後這是我今天短短十分鐘之內想要概括的一個前提,所以其實從字眼或使用語言的方式來說,我今天其實最覺得想要跟一般大眾講的東西其實是,第一個我們來討論「婚姻」的本質,因為本質兩個字顯然其實造就了「認同」跟「不認同」對方意見的人無止盡的、不願意有共識的爭執。

但什麼是婚姻的本質呢?因為其實如果大家就是使用一下Google這個東西,應該就可以輕易的查到各式各樣婚姻制度的由來,從西方世界的、宗教世界的、然後東方世界的婚姻制度,其實你一但去Google所謂婚姻的制度是怎麼來的,其實現在很多我們在爭論的議題,就可以輕易的歸納出,我們其實是用自己想要的觀點,去跟對方去作爭論。

我們不斷在劃分不同的族群,希望我們的意見要比我們不喜歡的人的意見要大聲,但實際上如果我們真的,台灣社會是一個這麼在乎事實,然後可能更希望法律總是能夠服務真相,的ㄧ個社會的話,那我們永遠可以回頭去找很多事情的根源。而根源這個東西,還要再重頭,然後不厭其煩的去看一下,就是關於台灣社會來說,在婚姻制度上面的演變。演變這件事情說不定可以提供給我們對於現在所有的爭議,關於我們的過去跟未來更好的定義,然後更好的申論空間,還有更好的看待的方式。婚姻的本質最早其實在東西方世界,它都經歷了非常非常漫長的交易買賣的制度的歷史,我相信其實從我們的,我們這一代的爸爸媽媽可能已經比較少見了,但是我們的曾曾祖母啊、然後我們的去往族譜來講一講,都可以輕易的發現其實不管在台灣的傳統社會、華語的各式各樣的社會裡面,哪怕是我們現在其實在討論的,西方經驗裡面的社會,其實人類有非常漫長的歷史。其實光為了男人跟女人的尊卑,還有是否可以被視為財產與否,已經有了漫長而且是你想像不到的漫長的爭論,而中間其實有無數的人的權益被犧牲。但是為什麼我們今天可以走到,就是我們可以從這個群婚、血族婚、從可以跟自己的血親結婚,到你必須只能跟自己的血親結婚,因為要維持血統的純正,然後到不可以,因為怕基因不夠優良,然後再到一夫多妻,再到男嫁女娶的贅婚、然後再到其實台灣社會其實以前,其實是很常見,對於別人來說甚至也是一個傳統的習慣,或者是一個理所當然的,比如說「童養媳」的現象。一直到現在,我們走到了這個民國一百零六年(誤),一百零五年,我們終於活在一個「一夫一妻」制,就是大部分人其實都接受的,而且是被祝福的、可以自由戀愛的ㄧ個制度下。


所以回過頭來,我們如果去看看,我們身為人類,賦予婚姻這個東西的定義,你就會發現它其實經過了無數種演變,它經過了無數種申論,它也透過了無數種人,在他們的當代重新定義了多數人,還可以拿婚姻做些什麼。所以我們提供了,就是在婚姻裡面,更具有對於所謂「真正多數人」的保障。而通常我覺得在大部分的議題裡面,所謂的少數人,只是相對於這個時空的少數,他不是人類歷史裡永遠的少數,他也不可能沒有變成多數的這個機會。只不過,人類歷史裡通常只願意相信已經發生的事情,而且大部分已發生的事情還有很多是我們不願意承認,所以在歷史上無從記載或追朔,以致於就不被承認發生過的事。恩。

那我覺得這些東西其實是我想要提供給所謂的一般大眾,一定要在聽這些所有的過程,然後試圖去理解我們對於法律的看法,還有提出觀點之前,我們永遠要為自己跟別人做的ㄧ件事情。就是你永遠要去追朔我們使用的這些字眼,不管從名詞到形容詞,它對於人類跟我們使用的方式、演變是怎麼來的,透過這個追朔的方式,說不定你就會發現很多的事實,也只是當代這十幾年發生的泡泡,而不是我們以為、習以為常,所以其實就從來不被祝福的東西。然後,我覺得其實在我們台灣的社會,其實從戒嚴到解嚴,從解嚴開始,其實我們也才經歷了三十年解嚴後的日子,未滿三十年解嚴的日子。所以其實我覺得我們要,一般大眾其實要給予這樣的議題更多的祝福跟支持,因為我們還有太多跟人權有關的,不是多數人和少數人,而是我們什麼時候有可能,其實也要在民法上面,遇見跟我們要,不斷的舉證,然後提出自己應受保障,的這個過程有關的爭議。然後它現在已經在發生,而其實我們的社會在輿論或者是在討論的風氣上也渴望這個過程發生。即使再痛苦,我都會希望,我們如果要去看待真正的法律,我們就要接受大家所謂眼前神聖的民法,它就是應該要被觸碰的,它就是應該要被挑戰的,它就是應該要常常像道德一樣,被我們拿來修繕的。它不是高高在上舉著旗幟,它也不是我們基本上可以拿著匾額砸破別人的頭,只因為,我們用傳統文化或道德去定義過別人。因為在我所學習的教育裡面,不管是老莊教我的東西、還是孔子教我的東西,還是我們所謂的歷代聖賢,在鞏固所有傳統價值的聖賢,其實還是在講同樣一件事情,就是你永遠要拿「道德」修繕自己看待世界的觀點。恩。

說不定眼前你覺得最難受的事情,將來會變成我們這一代人,因為敢於渡過、而且敢於正視、敢於討論以後,我們敢於接受,一個自己不見得最喜歡、最舒服,但它卻是真正能夠反映「生而為人」、「生存」必須被互相重視的條件的這個過程。因為我們完成了這個過程,所以說不定我們會為一個看似所謂混亂的年代為榮,因為我們禁得起這樣的混亂。恩。

然後,我今天其實不為自己而來,我為了所有我認識的人而來。我所有認識的人還包括,我渴望在生命中以後都還要遇見的人,就為了這些人。這些人,其實就是所有人。

然後,除了要非常謝謝你們聽我說話以外,我非常非常希望所謂的普羅大眾,或者是曾經因為我們這樣子的歌手寫過的歌,拿去祝福過各式各樣的小孩跟家長的人,願意聽我這樣子的ㄧ個創作者說,我對於(同婚)這樣子的看法。尤其是,我們必須要攤開來承認,台灣其實在開始討論各式各樣人權議題上面,我們始終缺乏,足夠有政治智慧還有熟練以及宏觀的政治人物。所以我們的政治文化其實也還在不斷地增長或者是,在做轉型。然後更重要的是我們的社會教育裡面,其實對於這個申論還有辯證的過程,其實還有很多哲學的基礎教育需要培養。我們需要更多的幽默感,我們需要更多鼓勵對方,藉由辯論,可以練習的,建立邏輯的過程。

所以我今天要用最後一句話講給一般人聽,然後我希望我也是一個一般人的時候,這是我在我三十五年(的歲月),在社會裡的成長經驗教我的東西。我也會非常希望更多人,願意加入我的行列,直到所有人都可以是一般人。

這句話就是:「雖然法律難以改變人們的偏見,但法律不可以為偏見服務,更不可以使人們的偏見或習慣,因法律而直接、或間接的產生力量。

這是我們對於法律的期待,不管它是在價值上面需要我們的肯定,它也需要我們每一代重新去定義,或去重新豐富它。而法律的功能既然也有服務每一個人生存的條件、或生活的品質、或生活的狀態。那我們就要讓法律這個工具,永遠地跟著文化還有現象,一起承受這樣子的痛苦,但是要變成一個更銳利的工具,讓每一個人都可以充足的使用。 

謝謝大家。

喜歡請幫忙按個讚

Translate

關於我